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知识窗》杂志简介 《知识窗》由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管,主办单位: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国内外公开发行,通过新闻出版署和国家科委审批的正式期刊。 本着“为教师打开一扇窗户,让教育研究灵动起来”的办刊理念广阔独特而新颖 开设的主要栏目有: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论文获奖/课件优质课获奖/其他获奖 征稿内容含括: 1:人文百科:是关于...>>更多

中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中等教育

普通高中教育定位的历史考察
信息来源:《知识窗》杂志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7-11-5 阅读数:124

普通高中教育定位的历史考察

周坤亮

新时期普通高中教育该如何定位引起了广泛争论,为清晰地认识这一问题,本文对我国普通高中教育定位进行了历史考察,梳理了不同时期的普通高中教育定位情况及相关讨论,探讨了影响普通高中教育定位的因素。

关键词  高中教育定位; 历史考察; 影响因素

在普通高中教育面临改革和发展的新时期,有关普通高中教育定位问题引 起了社会和学界的广泛关注,并引发了一场激烈而又深入的讨论。在这次讨论 中,各方对新时期普通高中教育的定位看法不一,主要有如下几种观点:   一是“大学预科教育“说; 二是“基础教育”说; 三是“基础 + 选择”说; 四是“基础 + 预备”说; 五是“提高综合素质”说。这些观点为我们思考高中定位提供了不同的视角。那么,类似的讨论在以往是否也发生过? 高中教育定位在不同时期的情况如何? 其又受哪些因素影响? 厘清这些问题,或许对我们清晰地认识“普通高中教育该如何定位”这一问题有所启示。

1“造成健全国民”的普通教育与升学预备教育

我国普通高中教育正式开始于 1922 年颁布的“新学制”将中等教育分为初、高两级,但在清末近代学校制度建立伊始,中学这一类型的学校就已出现,当  时称为“中学堂( ) ”,并对其性质作了规定。在 1903 年的《奏定学堂章程》中明确规定普通中学堂“施较深之普通教育,俾毕业后不仕者,从事各项实业,进 取者升入高等专门学堂,均有根底”。 1912 年,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的《中学校令》指出: “中学校以完足普通教育,造成健全国民为宗旨。”由此可见,普通中学堂( ) 的性质是普通教育,即对学生施以普通文化知识教育,以为他们未来的升学和职业作好准备。这是我国普通高中教育的最初定位。

既然政策上已将中学校定位为普通教育,实际中就理应予以实施,但其实不然。1914  年,时任教育总长汤化龙在谈及中学教育方针时指出: “今就中学校设立之旨趣而言,一为高等专门学校之预备,一以养成各级社会之中坚。二者虽属  并列,然就教育本体而言,尤以养成社会之中坚为中学校教育之要旨。吾国中学校之教育往往适得其反,而汲汲以预备高等专门之选为重。”黄炎培经过考察后发现: “初等小学毕业,舍升高小无他路,高小毕业,舍升中学无他路,等而上之,莫不如此,而以中学为最甚。”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吾国中学教育,其结果不良,无补社会”,其原因之一就是“性质误认”。中学本以完足普通教育为准则,但“近来中学教程偏于预备教育性质,故以毕业生之不升学而无事可谋”;“又有创文实分科者,是更胜其预备教育之意,与中等社会普通应用相去甚远, 毕业生之位置,除升学将一无所有矣”。再加之中学毕业后能升学的人大概只   有十分之一左右,甚至更少,其实是以少数人的升学而牺牲了多数人的生计。面   对中学难以实施普通教育的现实,李树滋在 1919   年召开的全国中学校校长会议上提出中学性质有变更的必要,其理由有三:  “以各省区财力奇拙,国民教育且难普及,欲求中等教育为国民之普通常识,势所难能,一也;  办学者以中学须具普通知识,罗列各科一一讲授,明知所授未必皆有所用,亦不便别有主张,二也;  学生入学数年后,知普通知识不尽有用,或中道舍去,三也”。因此,应将中学定位   为预备升学阶段,中学教育的性质也应改为“为人材教育之预备,并以完足普通  教育,造成健全国民为宗旨”。中学教育的性质定位陷入了两难境地,难以解   决。于是 1922   年的“新学制”并没有对高级中学作出明确的定位,代之以七项目标,但将高级中学分为普通科和职业科。普通科以升学为主要目的,又分为文   科和实科两组;  职业科以职业为主要目的,又分为师范、商业、工业、农业和家事等科。从各科组的课程结构看,不管是普通科还是职业科,都设有相同的公共必   修课程,以确保国民基本素质的养成。从中可以看出,“新学制”试图通过普职  分科和各科内部课程设置来消解普通教育与升学预备教育间的矛盾。

随后,即使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难以施行,但依然将高中教育定位为培养健  全国民,为学生升学和从事职业作预备的普通教育。1928    年,中学教育的性质被规定为“应根据三民主义,继续小学之基础训练增进学生之知识技能,为预备 研究高深学术及从事各种职业以达适应社会生活之目的”。 1933    年制定的《中学规程》将中学规定为“严格训练青年身心,培养健全国民之场所”。

从我国近代学校制度的诞生到解放前,特别是民国时期,各种教育法令和制度对普通高中教育的定位是比较明确一致的,即普通高中教育应是培养健全国  民,兼顾升学与职业预备的普通教育。然而,高中教育实际上实施的是大学预科教育。高级中学虽规定有农、工、商、家事及师范等科,但仍以普通科为主,而普  通科中学实行的是升学预备教育。即使是属于农、工、商的高中,也作为升入专门大学的预备学校。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如下。首先,从旧制封建社会进入新制民主社会,人们想要改变旧制教育以培养“新国民”,但以当时国家  财力,国民教育难以普及,中学教育的规模也很有限,难以施行国民之普通教育。   其次,一批留学日本和欧美的学生归国后,他们的教育思想和观念发生了转变,急欲仿效西方中学教育模式,使我国中学教育不只是为了升学作准备,更重要的  是要向国民施以普通文化知识教育,但“学而优则仕”等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升  学和资格主义”是国人的一般心理,国人几乎都以“升学”和“资格获取”为目的 来看待各级教育。最后,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一批具有一般文化知识和一  技之长的人才以满足社会需求,而中学正是培养这些人才的场所,但社会对这些  人才的需求又非常有限,许多毕业生无法就业,唯有升学。

360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