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知识窗》杂志简介 《知识窗》由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管,主办单位: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国内外公开发行,通过新闻出版署和国家科委审批的正式期刊。 本着“为教师打开一扇窗户,让教育研究灵动起来”的办刊理念广阔独特而新颖 开设的主要栏目有: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论文获奖/课件优质课获奖/其他获奖 征稿内容含括: 1:人文百科:是关于...>>更多

高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论语》口传特质对教育的启示
信息来源:《知识窗》杂志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8-4-16 阅读数:72

《论语》口传特质对教育的启示

古往今来,人们对教育的定义各有千秋,从古希腊教育思想家“希腊三哲”到雄辩思想教育家西塞罗和坤体良,从大哲学家培根到主张泛智论的夸美纽斯,从力主“白板说”的洛克到高唱自然教育的卢梭,从爱心感人的斐斯塔洛齐到教育学之父赫尔巴特,从倡导幼儿教育理念的福禄贝尔到创办儿童之家的蒙特梭利,从研究儿童认知的皮亚杰到民主教育大师杜威,无不对教育进行了深刻的阐释。

雅斯贝尔斯认为“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产教给年轻一代,使他们自由地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既然教育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它主要涉及到两个方面,教育者的引导和受教育者的自主建构,二者是统一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教育过程不是被动性、强制性的引导,而是一个学习者主动建构的过程。这是一个“通过唤醒而建立成长者的主体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者是主体,对学习负主要责任。当然,主体建构是非常复杂的。其复杂性来源于学习者不同的学习背景,学习中不同的遭遇问题和困难,由于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角度,对事物的理解也就不同,也就形成了不同的学习兴趣、爱好、能力和风格,不同的人对自身学习的反思领悟和管理不同,因而学习的效率和质量也就不同。所以,教育要尊重主体,正因为有个体的独特,才有了特色,世界才多样,文化才多元,生活才多样而有意义。教育要关注生活,要实现书本世界与生活世界的连接,要关注学习者的生命,喊醒学习者的心灵世界,弘扬学习者的主体精神,体现学习者的主动建构。

教育是人与生俱来的活动,是人类文化流传的重要方式。“教育是人类特有的文化传递形式,这种传递形式是由人类的反映特性—意识决定的。人的意识不是先验的,不能靠母体来孕育,而是人们在社会实践过程中获得的,人的意识这种反映特性,决定了人需要一种特殊的传递形式,这种传递形式就是教育,教育是与人类俱来的。”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教育,相比而言,学校教育的产生则是晚近的事情。现实生活中,教育无处不在。既然它无处不在,那么,它有的是有意识、有组织、有计划,反过来,也有没有意识、没有组织、没有计划的教育; 有的教育有固定老师,有的则没有。如果我们把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然存在的教育称作“自在”教育的话,学校教育则是一种高度“自为”的教育,它是类有目的有意识的产物,是一种人为建立起来的社会组织机构。在人类漫长的前文字时期,都是以口传的方式进行教育,这是自在的教育。对于西南的少数民族族群来说更是如此,比如彝族即使有了文字,文字掌握在祭师“毕摩”手里,其传统教育都是在日常生活中进行。

正如前面所指出,《论语》传授有着非常浓厚口传文化特质,如果我们站在口传的角度来审视教育,许多教育现象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它对我们的学校教育来说,有着重要的启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教育是诗意的“对话”

口传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是口头的诗意的“对话”,运用身边的事物,进行思维的训练。从本质上来说,教育过程就是对话的过程,也就是双方平等地通过对话方式促进人的交流和发展,提升人思维的水平过程。“对话便是真理的敞亮和思想本身的实现。对话以人及其环境为内容,在对话中,可以发现所思之物的逻辑及其存在的意义”真正的思想是对话,对话是人类流传的重要方式,是探索真理和认识自我的途径。

2.教育是“活态”的传承

教育是一个“活态”的传承,是“灵魂的唤醒”,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生命活动。杜威说,教育即生活,教育即经验,教育即生长。我们与其把教育过程看成是一个“工业化”的过程,不如把教育看成“农业化”的过程。“活的教育比比皆是。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经历着一个人生命的成长过程,这个过程中充满了教育。长辈的教育,家长的教育,教师的教育,大量的媒体也在影响人的发展,也是在教育,所以,不是只学校里才有教育,更不是课堂教学才是教育。”恰恰相反,与学校教育的有限性相比,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是一生一世的,是二十四小时的,是无限的。

3.教育是“化育”的过程

对于人与环境的相互适应,潘光旦先生有很独到的阐释。他认为,西文名词adoption”一词,我们一向译作“适应”或“顺应”,这种译法是错误的,他提出一个“位育”概念代替适应这种译法。

“位育”是一种行动,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位是位置,育是教育,教育靠文化。正如卡西尔所说:“人是符号的动物。”人创造了符号,而符号系统的有机构成便是文化。文化生成的机制是人与环境相互适应的过程,也就是说,主体人不仅有对环境对历史的被动顺应的一面,而且有其积极主动调适的一面。动物以自身对环境的消极适应获得与自然的统一,维持自己的生存,所以动物只能成为自然的一部分,与此不同,人以自身对环境的改造、创造获得与自然的统一,维持自己的生存并不断发展自己,所以人自成一类,构成了独特的人类存在。所以,“教育学要活,只能从自己的土壤中去‘化’人类已有的知识,去研究活的教育,才是建设具有自己特色教育学的正确道路。‘学’的发展只能通过一个转化环节—田野考察,走向生活。没有这个活的研究,很多话则是空的。所以我们在掌握学术规范后,一定要身体力行,走进我们活的教育当中去,从而整合、检验、提升自身的知识。这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学”。

古人曰:“耳闻不如目见”,“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通过自身参与体验,在体验中思考,在思考中实践; 在潜移默化中获得知识,进而归纳总结出经验,使之符号化、理论化,这符合儿童从具体到抽象的认知特点。一般说来,好的读者是从好的演说者和背诵者中成长出来的。背诵是儿童最自然的天赋,发挥了人类口传的先天条件。背诵是叙述性的,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富于节奏的,从“三字经”到“百家姓”,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蒙学口头教育传统。如果我们觉得我们的先人有着比我们优越的记忆力和演说力,我们的学习是不是遗漏了一个必要的阶段,即与可视阅读相辅相成的口头实践阶段。

360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