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知识窗》杂志简介 《知识窗》由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管,主办单位: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国内外公开发行,通过新闻出版署和国家科委审批的正式期刊。 本着“为教师打开一扇窗户,让教育研究灵动起来”的办刊理念广阔独特而新颖 开设的主要栏目有: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论文获奖/课件优质课获奖/其他获奖 征稿内容含括: 1:人文百科:是关于...>>更多

中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中等教育

中等教育阶段化学史教育的文献研究
信息来源:《知识窗》杂志社官网 发表时间: 2018-5-23 阅读数:149

中等教育阶段化学史教育的文献研究

摘要为了解有关中等教育中化学史教育的研究状况,收集了大量的期刊文献并进行了分析和统计。虽然核心期刊《化学教育》对化学史教育涉及的6个方而的研究较为均衡,但是大范围的调查显示,教育者们对这6个方而的研究十分偏颇,明显注重化学史教育的“功能或价值”,却轻视实践方而的问题。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有3:化学史教育本身的问题、教育的问题、教师和学生的问题。

关键词化学史;中等教育;化学教学;文献研究

随着教学理念的逐步发展,即使在中等教育阶段也越来越重视化学史的教育。在2003年教育部制定的《普通高中化学课程标准(实验)》中,明确提出“结合人类探索物质及其变化的历史与化学科学发展的趋势,引导学生进一步学习化学的基本原理和基本方法,形成科学的世界观”。但是,通过对期刊的文献分析,发现我们的研究还存在一些问题。

1、《化学教育中的文献分析和统计

《化学教育》是由中国化学会主办的中文核心期刊,具有权威性。所以,首先通过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以“化学史”为主题,在“文化、科学、教育、体育”分类中检索从1991年至2012(22)的《化学教育》,并经过后期人工筛选,共获得与中等化学教育有关的文章51篇。对其中所涉及的问题进行分类,包括6个方而:①化学史教育的价值或功能;②化学史的史料研究;③化学史教育的策略和方法;化学史教育的案例(完整的1课时教案或者1个教学片断);⑤化学史教育中存在的问题;⑥关于教材中化学史内容的分析。

2更大范围的文献分析和统计

为了更准确的掌握现实状况,在“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和“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中文期刊)”上进行更大范围的检索、收集、分析和统计。其中,在“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上,以“化学史”为主题,在“中等教育”学科类别中,检索从19912012年的全部期刊。同时,在“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中文期刊)”上,又以“化学史”为主题,在“文化、科学、教育、体育”分类中,检索从19912012年的全部期刊。再经过人工筛选,去除重复的和不相关的文献,最终收集文章共549篇,其中包括《化学教育》的相关文献。

3文献分析和统计中体现的问题

3.1化学史教育的功能或价值的定位

以上数据表明,从1991年至2012年,中国的教育者越来越重视中等教育阶段的化学史教育,特别是2011年,相关的期刊文献出现井喷式增长。但是,以《化学教育》为参照,从涉及6个方而的文章总篇·次数上来看,广大的教育者们研究最多的是化学史教育的“功能或价值”,约占总篇·次数的7000。在这部分文献中,教育者们分析出很多化学史教育的“功能或价值”,概括起来主要包括7个部分:①提高学习兴趣;②加深对知识的理解;③理解并掌握化学发展的历程;①形成科学思想,掌握科学方法;⑤培养人文精神,如爱国精神、民主精神、协作精神等;⑥培养科学精神,如创新精神、怀疑精神、探究精神等;⑦设置教学情境。其中,“提高学习兴趣”被提及的频率最高,“设置教学情境”则是近期最热门的。

关于化学史教育的7项“功能或价值”,也可以合并为6项,即“科学精神”可以被包含在“人文精神”中。人们常常将精神分为“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认为2者之间是对立的关系。但从本质上来说,科学精神是人文精神的一部分。科学精神是人在长期的科学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共同信念、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的总称,可以概括为探究精神、创新精神、虚心接受科学遗产的精神、理性精神、求实精神、求真精神、实证精神、严格精确的分析精神、协作精神、民主精神、开放精神、实践精神、怀疑精神和批评精神等。这些在科学实践活动中,由人体现出来的科学精神从本质而言就是一种人的精神—“人文精神”。所以,人文精神中包含了科学精神。

3.2化学史教育在实践中难以被重视

除了“功能和价值”以外,其余30%的文章涉及了另外的5个方,而这5个方都与教学实践有关。为什么实践类的文章所占比例如此轻微?这与我们的教学实际有关。

3.2.1关于化学史教育本身的问题

(1)化学史教育,教什么内容?

教材中的化学史实,不论在数量上还是内容上都是有限的,化学史教育如果要真正有效的融入到化学课程中,作为教师,需要更多的化学史实。

化学史,是人类发现、研究、应用化学的历史,伴随人类的历史而生,也同样伴随着人类的历史而发展,所以,化学史的庞杂不言而喻。如果说人类的历史是一片大海,那么化学史至少也是一条奔腾万里的大河。在这条“大河”中该取哪几瓢“水”运用到教学中?

从理论上来说,中等教育阶段的化学史教育毕竟是“化学”“史”的教育,在教学中不可能脱离“化学”而言“史”。也就是说,摘选出的化学史实必须与《普通高中化学课程标准(实验)》的“内容标准”联系紧密,要精挑细选,同时也不能片而截取,牵强附会。

从实践上来说,到目前为比针对中等教育阶段化学史教育的书籍还很少。教师要收集史实,主要有2种途径。其一,来源于科研型书刊。例如,柏廷顿编著的《化学简史》、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编的《中国化学学科史》、郭保章编著的《中国化学史》等。但要从其中挖掘并梳理出与中等化学课程相关的内容,教师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其二,来源于网络或趣味性课外读物。例如,宿春礼和赵一编著的《化学故事》、舍田和李晶编著的《化学的故事》。但是,这些来源与网络或趣味读物的史实,先不论其系统性,单单是它的真实性,也需要教师花费时间和精力去验证。

(2)化学史教育,教什么内涵?

当一段化学史实被引入教学,作为教师应该诱发学生挖掘、感悟史实中的哪些内涵?是爱国精神,是怀疑精神,还是……在本文中,作者不会例举某一段化学史实,分析其中所有的内涵,毕竟作为80后,还没有足够的阅历做到这一点。但是,网络上的一篇教学案例—美国小学里教师讲解《灰姑娘》的故事,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案例比较长,本文只能节选其中的一小部分,进行大致的描述。

上课铃响了,老师让一个孩子讲《灰姑娘》的故事。孩子很快就讲完了,老师向他表示感谢,然后开始向全班提出问题。

老师问:“如果你是后妈,会阻比灰姑娘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吗?为什么钾

过了一会儿,一个学生举手回答:“如果我是灰姑娘的后妈,我会阻比她去参加舞会。因为,我爱自己的女儿,希望她们能成为王子妃。”

老师说:“是的,虽然我们认为后妈不是好人,但是她对她自己的孩子却是极好的。这样看来,后妈也不算是坏人,只是她不能像爱自己的孩子那样爱别人的孩子。”

老师问:“虽然有仙女和小动物们的帮助,但是如果灰姑娘因为后妈不愿意而没有参加舞会,她可能成为王子的新娘吗?

学生回答:“不会,如果她不参加舞会就遇不到王子,就不能成为新娘了。”

老师说:“对极啦!如果灰姑娘不想参加舞会,即使后妈支持她去,也是没有用的。是谁决定了她要去参加舞会的?

学生回答:“她自己。”

教师说:“所以,孩子们,即使灰姑娘没有妈妈,而后妈也不爱她,但是这不能让她不爱自己。就因为她爱自己,她才可能寻求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如果你们当中有人觉得没人爱,或像灰姑娘一样有一个不爱她的后妈,你们该怎么办呀?

学生回答:“爱自己。”

当教师能从史实中挖掘出足够多、足够深的内涵之后,才能在教学中就其某一方而或某些方而进行更深一步的“育人”教学。

(3)化学史教育,怎么教?

本文中的化学史教育立足于中等教育阶段,我们不可能在化学课程之外,再开设一门化学史课程,所以化学史教育必须融入化学课程中。但是,无论以何种形式进行化学史教育都是要消耗时间的,那么在不改变原有教学课时数的基础上如何更系统更有效地开展化学史教育?

将化学史教育渗透到教学中的主要形式有2:集中教育形式和分散教育形式,此外也可以通过实验课或课外活动等方式开展化学史教育。但在检索得到的549篇期刊文献中,尚未发现对化学史教育的实施展开全而分析和整理的文章。

3.2.2关于教育的问题

(1)课时紧张。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化学史教育,都必然要消耗时间。而现有的教学安排,己经使一些教师感觉到课时紧张,甚至为了赶进度而焦头烂额。如何在不改变课时数的基础上,有声有色地开展化学史教育?

作者认为其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渗透。如同向牛奶中加一勺蛋白质粉,在不改变牛奶本质,和基本不增加其体积的基础上,使其更有“营养”。

(2)学而不考。我们推崇素质教育,但是在高考的大背景下,学生、家长、老师、社会的眼睛都盯在分数上。对于像化学史这样“不会考的内容”,大家难免力不从心。当然,也不能为了让化学史被重视,而生硬的在高考中加入史实性的考题。那么,只能通过其他的评价机制,来促使人们不仅在思想上,更在实践上重视化学史教育。也许,某些学校己经初步建立了这样的评价机制或者与其有关的评价模式,但要使其社会化、常态化,可能还要经历不短的一段时间。

3.2.3关于教师和学生的问题

这部分内容可能和第一个问题—“关于化学史教育本身的问题”有一些重叠,毕竟化学史教育要教什么内容、教什么内涵、怎样教,一般是由教师主导的。教师的教学目标不同、手段不同,收集到的化学史实就不同;教师的人文素养不同,从史实中挖掘出的内涵深度就不同;教师的教学风格不同、能力不同,教学的方法也就不同。

即使化学史实的内容相同、要挖掘的内涵相同、教学方法相同时,也将而对由教师和学生的个体差异而引发的另一个问题。

同样的棍子交到不同的练武者手中,按照同一套动作舞出来的威力可能相差甚远。同样的道理,每一位教师都具有不同的教学能力、教学风格和人格素养。教师是化学史教育的执行者,同一段化学史由不同的老师以同样的目的和方法引入课堂,其效果也是千差万别的。而作为教学的主体—学生,也会由于个体或群体的差异性,而使教学效果的异化更加显著。

不可能将中等教育阶段的化学史教育标准化,但是应该提高教师进行化学史教育的能力。而要做的这一点,不仅要靠教师的自觉,更需要有大量的外界因素。例如,在师范类大学中开设化学史教育课,在中学对教师开展化学史教育的专业培训,教育专家们多出几本针对中等教育阶段化学史教育的书籍。

4小结

现在,人们都承认化学史教育对中等教育的重要性,但是在实践上,还未能使其真正的“重要”起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一切自实践中来,并归于实践。所以,化学史教育的发展还要靠所有教育者们的不断尝试、反思、交流和改进。化学史教育的加盟,会使化学教育更具价值—不仅“教书”,更能“育人”。

360 百度